您現在所在的位置:首頁>娛樂

《長安十二時辰》:影視劇里的頭冠終于戴對了

時間:2019-07-02   來源:新京報   作者:  

《西游記》中太上老君的頭冠戴法錯誤。

戴著蓮花冠的李必。

唐寅《宮妓圖》局部,人物戴著蓮花冠。

美國波士頓美術館收藏的道教造像石,天尊頭頂戴著蓮花冠。

《長安十二時辰》中李必戴芙蓉冠的形象。

白云觀高功法師,可見他的蓮花冠上的子午簪插法。

攝影/李佳鸞

【漲姿勢】

當我看見易烊千璽扮演的李必造型時,我便開始期待《長安十二時辰》了。那頂小小的芙蓉冠和簪子豎式插法讓我激動不已。畢竟,在我們以往的影視作品中,凡是道士冠巾造型,要么綁成毫無道理的丸子頭式,如《仙劍奇俠傳》;要么橫插簪,如《道士下山》;連堪稱影視劇楷模的《西游記》里面的太上老君等神仙的冠巾戴法,都是錯誤的。

道教服飾反映服飾流變

道教是中國的傳統宗教,中國道士的服飾流變,可以說就是一部中國服飾史。比如,我們現在看到的道士,主要分為兩派,一派為全真,一派為正一。

為了方便大家辨認,我們可以稍顯粗暴地這樣區分:如果你看到戴混元巾的蓄發道長,多半便是全真派;如果戴莊子巾不蓄發,則為正一派。全真派是金元時期才創建興盛的流派,如果唐代的電視劇里出現了全真派造型,那只能說明丘處機穿越了。

易烊千璽所扮演的李必,原型為橫跨唐玄宗、肅宗、代宗數朝的傳奇人物李泌。當時唐代的主流道教為上清派一系,代表人物為從武則天到玄宗都頗為尊敬的司馬承禎和目送金仙、玉真二位公主入道的張萬福。

之所以提起張萬福這個名字,并不是因為他是張天師的后人,而是因為他寫了一篇叫《三洞法服科戒文》的文章,這篇文章對于道教界意義重大,在文中,我們第一次看到了唐代道士服飾的科儀規制:

一者初入道門,平冠黃帔;二者正一,芙蓉玄冠,黃裙絳褐;三者道德,黃褐玄巾;四者洞神,玄冠青褐;五者洞玄,黃褐玄冠。皆黃裙對之,冠象蓮花,或四面兩葉,褐用三丈六尺,身長三尺六寸。女子二丈四尺,身長二尺四寸。袖領帶楯,就令取足,作三十二條帔,用二丈四尺,二十四條,男女同法;六者洞真,褐帔用紫紗三十六尺,長短如洞玄法。以青為裹,袖領循帶,皆就取足,表二十五條,裹一十四條,合三十九條。飛青華裙,蓮花寶冠,或四面三葉,謂之元始冠。女子褐,用紫紗二丈四尺,長二尺四寸,身二十三條,兩袖十六條,合三十九條,作青紗之裙,戴飛云鳳炁之冠;七者三洞講法師,如上清衣服,上加九色。若五色禺霞山水袖帔,元始寶冠,皆環佩執板獅子文履,謂之法服。

我們可以看到,唐代道士大約分為七個等級,但無論什么等級,當時道士的裝扮仍舊秉承了古代上衣下裳的制度,大致分為:上褐、下裙、外罩帔(類似氅衣)。等級的分類主要靠的是顏色,比如到了第六等級以上,可以穿唐代高官專用色紫色(紫紗)。據說,李泌的母親在懷孕的時候,便有術士來說,這個小孩生下來之后不要隨便給他穿紫色的衣服,因為他之后將為帝王師,自己會獲得紫衣——后來,唐肅宗果然給李泌賜紫衣。《長安十二時辰》里的李必尚在玄宗朝,屬于少年時期,穿青色符合人物身份。

《洞玄靈寶道學科儀》里曾經提到,對于當時的道袍,“直至破敝,皆須護凈焚棄……若已破壞,不任衣著,當以除日平旦之時,禮拜訖,於凈地燒之,勿令外眾男女輒見”,根據道教儀軌制度,前朝道士們的法衣服飾幾乎沒有留下實物,這為道教服飾考證留下了很多難點,幸好,我們還有大量的造像和畫像可作為依據。

芙蓉冠和蓮花冠不是一回事

道冠是道士區別于其他人群最明顯的表征之一,也是道士法衣的重要組成部分。中國古代簪子束發,主要分橫式和豎式,橫式即卯酉簪,豎式即子午簪。

至少到元之前,道士的道冠還是以子午簪式為主——也就是我們看到的從后往前簪的方式,謂之子午朝向簪法。到了明清之后,才開始有卯酉朝向簪法,且當為從左往右簪(因左為生,右為死)。我之前在北京白云觀拍攝科儀(道教道場法事),也可以發現,高功法師佩戴的蓮花冠,亦以子午簪式簪之。

當代的蓮花冠已經是明代流行的樣式了,《長安十二時辰》中,李必所佩戴的道冠分為兩種,一為芙蓉冠,一為蓮花冠。百度百科將芙蓉冠和蓮花冠合為同一冠,這一分法是有待商榷的,因為根據《道藏》的記載,芙蓉冠和蓮花冠是兩種不同的冠。

南北朝的道書《洞玄靈寶三洞奉道科戒營始》卷五稱,芙蓉冠是洞玄法師所戴,而陶弘景所撰《真誥》中,芙蓉冠出現多次,如“又有一人,年甚少,整頓非常,建芙蓉冠,著朱衣,以白珠綴衣縫,帶劍”。

蓮花冠亦作蓮華冠,1996年上海辭書出版社出版的《中國衣冠服飾大辭典》認為唐代時即有其制,引用的史料是米芾的《畫史》:“蔡絪子俊家收《老子度關山》……老子乃作端正塑像,戴翠色蓮華冠,手持碧玉如意。”美國波士頓美術館收藏的唐代麟德二年的道教造像石,天尊頭頂便是典型的蓮花冠——請注意,這時的蓮花冠還沒有任何飾物,只是狀如蓮花。

這種發飾在五代時開始平民化。蜀后主王衍就曾經讓自己的姬妾戴蓮花冠:“衍奉其母徐妃同游于青城山,駐于上清宮。宮人皆衣道服,頂金蓮花冠,衣畫云霞,望之若神仙”;《新五代史》載:“后宮皆戴金蓮花冠,衣道士服……其髻髽然……國中之人皆效之”。明代唐寅曾經以此故事作《宮妓圖》,其中便有這種裝飾較少的蓮花冠。

宋代之后,蓮花冠開始發生變化,《永樂宮壁畫》和《三才定位圖》中開始出現復雜版本的如意蓮花冠,和今天北京白云觀高功頭上的如意蓮花冠非常相似了。但也有學者認為,蓮花冠和芙蓉冠在早期就是相似的,畢竟蓮花的另一種稱呼為水芙蓉。

小瑕疵不影響整體質量

劇中芙蓉冠的參考形制大約為南京博物院所藏的畢沅墓玉冠(但當時的發掘報告里,這件冠的名字被取名為“蓮瓣”),有趣的是,這個玉冠目前的陳列方式是錯誤的,一位南博的工作者表示,這也許是一種“誤解”。劇中蓮花冠的參考形制大約為南宋王利用所繪制的《老君變化十世圖》。

從嚴格意義上講,劇中的芙蓉冠并不一定是真正的芙蓉冠,子午簪的簪子也比較長,但《長安十二時辰》的李必造型,仍舊瑕不掩瑜,不可謂不用心了。

不過,我也看到了一些小的bug,如劇中出現了一尊真武大帝(玄武大帝)造像,但有關真武大帝的崇拜最早出自宋代,如宋哲宗時期的《元始天尊說北方真武妙經》等。明道藏所收《玄天上帝說報父母恩重經》實則也是宋代初編。宋真宗以后,因避本朝圣祖趙玄朗諱名,“玄”字皆寫作“真”,稱“玄武”為“真武”;元明間人又改為“玄天上帝”。唐代時并無這樣的真武大帝造像。

《長安十二時辰》悄悄開播,卻引發了學界和觀眾如此熱烈的討論,表揚者有之,批評者有之,爭論者有之。但我認為,這主要還是因為,我們已經很久很久沒有看到一部這樣花時間用心血在服化道上的電視劇了(那些粗制濫造的古偶根本無法激發我們評論的興趣)。作為一個歷史愛好者,衷心希望能有更多的《長安十二時辰》出現。

李舒(專欄作家)

版權聲明:如涉及版權問題,請作者持權屬證明與本網聯系。






上一篇 馮小剛新作《只有蕓知道》新西蘭殺青
下一篇 《長安十二時辰》十二問解讀
组三必中万能方法 北京时时彩 时时彩后一两期六码 第足球比分网 合乐888电脑网页版登录 黑龙江时时彩开奖记录 九线拉霸水果机辅助 湖北快三遗漏彩乐乐 南昌麻将所有胡牌牌型 河南11选5 六合彩开奖结果 动物狂欢老虎机技巧 重庆时时彩稳赚计划 体球比分直播网 亿客隆彩票首页 福建十一选五从什么开始有 福建快3走势图今天